<menuitem id="nrn1v"><dl id="nrn1v"><progress id="nrn1v"></progress></dl></menuitem>
<var id="nrn1v"></var>
<var id="nrn1v"></var>
<var id="nrn1v"><strike id="nrn1v"></strike></var>
<var id="nrn1v"><video id="nrn1v"></video></var><menuitem id="nrn1v"><dl id="nrn1v"></dl></menuitem>
<var id="nrn1v"></var>
<var id="nrn1v"><dl id="nrn1v"></dl></var>
<menuitem id="nrn1v"></menuitem>
<var id="nrn1v"></var>
<var id="nrn1v"></var>
<var id="nrn1v"><strike id="nrn1v"><listing id="nrn1v"></listing></strike></var>
<var id="nrn1v"></var>
<var id="nrn1v"></var>
<var id="nrn1v"><strike id="nrn1v"></strike></var>
<var id="nrn1v"></var>

策劃

plan

首頁>策劃>品牌營銷
央行為何能容忍持續負利率?
更新時間:2016/4/10 18:00:41 瀏覽:2059 關閉窗口 打印此頁

  8月份中國經濟數據中最受人關注的就是CPI3.5%的同比漲幅,這也創下了2008年10月以來的新高。如果粗略地把一年期存款利率與月度CPI同比漲幅之差作為實際利率的衡量,那么自從2010年2月以來,中國已經連續7個月出現實際利率為負的情況。
  中國央行歷史上對負利率具有很強的容忍度,而且加息的時機和幅度也并不太參考負利率的情況,更多的是參考宏觀經濟走勢。因此,即使2010年2月至今已經持續出現負利率,也不一定會“逼迫”中國央行加息。那么,中國央行對于負利率的容忍度為何這么高呢?
  首先,負利率其實是一種“事后諸葛亮”的算法,中國央行可能更多的是引導大家“向前看”。比如,盡管2010年2月至今出現負利率,但它也只是意味著在2009年2月~2009年8月之間存入銀行的一年期存款實際上是縮水的,這一切都過去了。“向前看”的話,未來CPI和存款利率都有可能出現動態變化,按照政府的設想,通過加強農產品供給和打擊價格炒作,再加上去年四季度CPI基數較高,未來CPI可能會有所回落,那么負利率的現象就有可能緩解,而不必通過加息的方式來解決。
  其次,對于監管部門來說,負利率的最大威脅在于存款的分流,但從歷史上看,即使出現負利率,其也不一定會導致大量存款流出銀行,只有企業和居民預期未來CPI依然會大幅上升,而且負利率會持續存在時,才會導致一定的存款分流,但規模仍然是有限的。
  最后,壓低實際利率甚至縱容實際利率為負恰恰是中國金融體制支撐經濟增長的一個關鍵要素。這一做法似乎和“金融約束理論”遙相呼應。該理論認為,通過對利率進行管制和限制市場準入或對金融業直接競爭進行限制,會在金融部門和企業部門創造“租金機會”。這樣,金融機構對“租金機會”的尋租行為就會激勵其對貸款進行監督和提供吸收存款的優惠條件,以獲取更多的“租金”,從而既能減少利率管制對經濟造成的負面影響,又可以降低金融機構的道德風險,實現金融深化和經濟增長。
  但是,由于中國的金融機構大都屬于國有,貸款也更多流向了國有企業,金融機構天然具有道德風險,“租金”也很容易被國有企業管理層和金融部門據為己有,即使企業部門短期會通過低資金成本因素推動經濟增長,但卻可能是低效的,躺在低資金成本的搖籃里很難有動力推動技術進步,而金融部門也會在坐享壟斷租金的過程中喪失提高效率的動力。隨著投資渠道的增多和儲戶自我保護意識的覺醒,中國早晚也會面臨利率管制導致的資本不足和資本外逃的窘境。
  目前看來,8月份,中國工業增加值和固定資產投資等指標都企穩或者反彈,即使中國央行選擇存貸款利率一同上調也在情理之中。如果選擇上調存款利率而貸款利率不動的非對稱加息更是合情合理,要知道,存款利率的上調不僅是為了遏制通貨膨脹,更是為了保護大多數儲戶來之不易的財富。當然,這取決于中國央行對于負利率的容忍度,但中國央行必須要認識到,儲戶對于負利率的容忍度在下降,一旦存款有所松動和流出,通貨膨脹將更加難以控制。
(作者為《華爾街日報》中文網專欄撰稿人)
 
在線咨詢
在線客服
在線客服
咨詢熱線
0755-82970589
135 7088 8589
top
快三welcom